马刺勇士分析|受一球盘分析
金融服務
穩投資穩金融加碼 護航經濟長期向好發展
時間: 2019/2/18 9:22:07

來源:中國證券報


   多位專家16日在中國經濟50人論壇2019年年會上表示,面對經濟下行壓力,應加大穩投資和穩金融力度。未來中國經濟新的增長來源包括消費和產業結構升級、前沿性創新及綠色發展等。



深化改革 提高經濟潛在增長率



中國發展研究基金會副理事長劉世錦表示,今后兩年我國經濟增速將維持在6%以上,2020年以后會下降到5%-6%之間,大約在5%左右,這符合規律的變化。過去帶動中國經濟高增長的基建、房地產投資、汽車等都已出現歷史需求峰值,目前正在尋找中低速增長的均衡點。



在劉世錦看來,中國經濟新的增長來源有五個:一是低效率部門的改進;二是低收入階層的收入增長和人力資本提升;三是消費結構和產業結構的升級,這是中國經濟需求增長的常規動力,最值得重視的是知識密集型服務業的發展。四是前沿性創新,特別是在數字經濟、數字技術領域,中國具有消費市場巨大、產業配套比較完整、易于形成商業模式和實用技術等優點;五是綠色發展,包括但不限于污染治理和環境保護,能產生巨大消費創新和經濟增長的新動能。



中國社會科學院副院長蔡昉表示,人口紅利消失導致勞動力短缺,由此決定了人力資本改善速度和投資回報率的下降以及資源重新配置效率的降低,從而導致經濟潛在增長率的下降,并且這個趨勢還在繼續。他建議,通過培訓等服務降低自然失業率,并通過改革、提高要素供給和配置等,提高經濟潛在增長率。這既可以穩增長,也可避免刺激經濟措施帶來的副作用。



國民經濟研究所所長樊綱表示,目前中國投資增長動力不足、勞動參與率下降、自主創新能力不足,更重要的是體制還存在缺陷,因此需要進一步推進供給側結構性改革。不可否認的是,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涉及體制機制,難處在于長期堅持。



樊綱認為,“六穩”是在長期性的結構性改革難以見效時,采取一些短期措施來維持穩定發展。短期措施在很大程度上屬于需求側,涉及財政支出、貨幣供應、稅率等方面。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和需求側的宏觀調控應是并行不悖的。要隨時隨地、時時刻刻推進改革,但當經濟出現波動時,應采取一些宏觀調控措施。



更大程度調動市場投資



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副主任王一鳴表示,去年固定資產投資降幅較大,其中基礎設施投資回落幅度最大。盡管去年四季度出現一定回升,但從今年1、2月的情況可以判斷,投資下行的壓力還在擴大。



王一鳴表示,固定資產投資已進入下行通道。觀察其他經濟體的情況可以看出,下行通道符合轉型期基本特征,有一定合理性。但對比日本和韓國轉型期的情況可以發現,中國下降的幅度要大得多,背離了正常下降趨勢,因此穩投資有特定的內涵。



從居民儲蓄、政府結余、貿易赤字、被動存貨投資等指標的變化判斷,中國人民大學副校長劉元春表示,固定資產投資增速的下滑具有必然性,但近期存在過度調整風險,可能引發短期宏觀失衡。此外,儲蓄增長速度依然在5%-9%的區間內,投資增速既不宜過高,也不宜過低,7%-9%的區間在逆周期環境中是比較合理的。



在穩投資方面,王一鳴建議,要避免投資的擠出效應,避免低效投資,要更大程度地調動市場投資,要加大改革力度,重塑市場主體信心。此外,要適度加大對新型基礎設施的投資,尤其是在5G、工業互聯網等領域。



關注民企融資和地方債務



在穩金融方面,專家認為,需要關注民營企業融資和地方政府債務問題。



北京大學國家發展研究院副院長黃益平表示,中國金融體系有兩個特點:一是銀行主導,二是政府干預比較多。這樣一個體系比較適合支持大企業,不適合支持小企業;比較適合支持制造業,不適合支持服務業;比較適合支持粗放式擴張,不適合支持創新型增長。



對于中小企業融資難、融資貴問題,黃益平認為,經濟要轉型,但金融部門還沒有轉過來:一是貸款決策靠歷史數據和抵押資產;二是中小企業被擠出正規市場,非正規部門金融的利率被推高。



要打破這一困境,首先要推進利率市場化。研究證實,利率市場化將提高正規金融部門的利率,但會降低非正規金融部門的利率。第二,資本市場融資的資質要求比商業銀行更高,而且需要配套的法律、文化條件,解決融資問題的思路仍要關注銀行等間接融資渠道。第三,不應消滅非正規金融部門。影子銀行、金融科技造成了一些風險,但實體經濟對它們有需求,它們是金融市場化的產物。



國家金融與發展實驗室理事長李揚認為,解決地方政府債務問題可以借鑒日本經驗。日本地方政府的資金來源有四個:中央政府的財政融資資金、地方公共團體金融機構資金、市場公募資金、銀行承兌資金。此外,日本成立了地方公共管理金融機構——由地方政府共同出資,專門為地方政府提供長期廉價融資的金融機構。



李揚表示,可向日本學習三方面經驗:一是中央政府統一規范、統一組織、統一監管地方融資;二是銀行可以為地方政府債務融資,但要有嚴格規定;三是組建一個專業化、政策性的為地方政府融資的機制,由此將地方政府的債務放到“籠子”里。

 
返回
马刺勇士分析